<output id="bvnrj"><noframes id="bvnrj"><video id="bvnrj"></video>

    <thead id="bvnrj"><meter id="bvnrj"></meter></thead>

        <th id="bvnrj"></th>

            <track id="bvnrj"></track>
            <sub id="bvnrj"><progress id="bvnrj"></progress></sub>

              C114通信網: 門戶(微博 微信) 論壇(微博) 人才(微博) 百科 | C114客戶端 | English | IDC聯盟 與風網

              新聞 - 設備商 - 華為 - 正文 運營商投稿當日通信資訊

              任正非:孟晚舟沒技術背景 永生永世不可能做接班人

              http://www.fgrd5i.fun ( 2019/2/26 15:49 )

              2019年2月18日,任總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的獨家專訪。任總在采訪中表示,美國“不可能扼殺掉”華為,孟晚舟(華為CFO)被捕是出于政治動機,華為否認有任何不當行為。

              華為創始人說美國不可能扼殺掉華為,任正非接受了Karishma Vaswani的獨家采訪,這是在其女兒、華為公司CFO被捕后他首次接受國際媒體采訪。

              華為是全球領先的通信公司之一,去年銷售收入超過1000億美元,但現在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正面臨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場戰斗,如起訴書中所述,2012年起華為開始合力竊取T-Mobile手機測試用機器人相關信息,美國政府向盟友施壓要求避免使用華為產品,對任先生來說這也是他個人的戰斗,他的女兒在加拿大被捕,正面臨美國法庭的引渡。

              在與BBC的獨家采訪中,任正非說美國的做法是政治驅動的。

              任總:他們不可能扼殺掉我們,美國不斷地猛烈指責我們挑剔我們,反而逼著我們把自己的產品做得更好,美國及其盟友從華為的成功看到的是中國的崛起,其核心是一個簡單但關鍵的問題,華為真的是一家在世界舞臺上運營的國際化公司。

              在本期Asia’s Tech Titans特別節目中,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將為我們答疑解惑。

              任正非只想做一件事,在中國建立一家可以與世界上最好的公司競爭的全球化公司,而這正是他所做的,在中國經濟特區之一的深圳任先生在只有三名員工和2500美元的情況下創辦了華為。

              任總:30年前我剛剛起步時通信行業正面臨巨大變化,相當于人類歷史上數千年的變化總和這僅僅用了三十年,我們創業時是沒有電話的,那時打電話用搖把子來搖電話就像第二次世界大戰電影里看到的手搖電話,我們當時是很落后的,華為那時起步做一些賣給農村的、很簡單的設備,我們沒有把賺來的錢花掉而是重新投資做出越來越先進的設備,我們很幸運正好當時中國在大規模地發展網絡產業,我們就這樣為我們的產品找到了市場,如果我們今天創業,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我們創業是為了生存不是為了理想,那個時候怎么會有理想呢,當時就是要活下來。

              記者:現在華為是全球電信市場的頂級設備供應商,你是怎么做到的?

              任總:剛好我這個人的性格比較激進,一個人如果專心只做一件事是一定會成功的。那時我是專心致志做通信的,如果專心致志養豬我可能是養豬的狀元,如果專心致志磨豆腐我可能也是豆腐大王,不幸的是我專心致志做了通信,通信這個行業太艱難,我們進入這個產業的時候并不知道這個產業門檻很高,走進來以后,就退不出去了,退出去的話我們就一無所有了,我把啟動資金都花光了,退出去我就只有做乞丐了,所以我們勇敢繼續往前走一步步往前走,今天華為已經發展成為一家全球科技巨頭。

              當我來到華為位于深圳的最新歐式園區時我有機會一睹這家公司增長的規模,這是華為在這兒的三大園區之一,他們有自己的火車,僅這個園區就有345個足球場那么大,哇我不敢相信他們在一個工業城市的中心建了這個園區,華為在全球有超過18萬員工在短短三十年就發展到了這個規模,不管從哪個標準看這個增長速度都是驚人的,但我們不僅僅只看華為如今的規模,華為曾經的目標是向蘋果看齊而現在賣出的智能手機比蘋果還多,任先生表示華為之所以能夠實現這一目標是因為公司是私營企業,不受股東支配因此可以自由決定公司未來的愿景

              任總:為什么我們成功了別的公司不容易成功呢,上市公司要看財務報表,不能投多了利潤少了股票掉下來了,我們是為了理想而奮斗。我們知道只要把肥料放到土地里面土地變肥沃了,我們就會領先別人而獲得成功。

              每年華為在研發的投入超過200億美元是全世界研發投資前五名的公司,當有些美國電信業巨頭裁員、關閉實驗室的時候,華為卻在新的研究領域投入了數十億美元。

              李鵬飛是華為的一名工程師,他的團隊在公司從事基礎研究這個研究領域不產生直接收益。

              李鵬飛:對我的研究來說不會直接產生利潤,我的大部分工作是做基礎研究。在美國,我在蘋果和谷歌工作的朋友工作非常努力,他們在研究方面有很多自由,和他們一樣我有同樣的自由和類似的環境,我們中國人在努力發展我們希望做得更好。對吧, 我們在學習我們竭盡全力。

              但有人認為華為贏得市場競爭原因不僅是研發投資,這些指控揭露了華為肆無忌憚地持續剝削美國企業和金融機構的行為,同時威脅了自由公平的全球市場。

              Karishma Vaswani:美國司法部指控華為涉嫌竊取知識產權稱華為故意竊取美國T-mobile公司的商業機密,司法部指控華為竊取一家美國公司的技術您認為這項指控是否合理?

              任總:我相信美國一個法制國家這一切最終會通過法律來解決,我有時候也很高興,美國是世界最強大的國家,美國高級官員走到全世界都在說華為。其實我們廣告沒做到那些地方,人們還不知道華為為何物。由于他們一講全世界都知道華為,我們簡直得到了一個非常偉大的廉價廣告。

              Karishma Vaswani:之前有思科北電摩托羅拉都指控華為說你們偷了他們的想法,偷了他們的技術,美國因此稱華為是一個不值得信任的公司您怎么看?

              任總:其實我們非常多的技術遠遠領先了西方公司,不僅僅是5G 光交換芯片,這些領先的數量非常龐大都是非常非常復雜的技術。美國指控的這些東西只是一些邊緣性的東西,因此不能說華為是靠偷美國的東西變成今天這么強大。現在我們很多東西美國都沒有,怎么去偷呢?

              然而華為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任先生不僅在為自己的企業奮斗,他的家庭也牽涉其中。美國司法部對任正非的女兒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提出指控,罪名是銀行欺詐及合謀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

              Karishma Vaswani:看到您的女兒面臨著目前這么困難的處境,您作為一個父親的內心感受是怎么樣的?

              任總:她被關起來以后我作為父親是很心疼的,孩子怎么能受這樣的折磨呢?但是已經發生了這個事情,就安安心心去走法律道路解決這個問題吧。我認為,這次的磨難應該對她來說也是人生難得的機會,而且這么大一件事我相信對她未來成長一定是插上了翅膀。要感謝美國政府給孟晚舟插了一個堅強的翅膀,她將來會飛翔得更好我相信。

              Karishma Vaswani:您有沒有考慮過把你女兒作為接班人?有沒有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她成為華為的CEO?

              任總:她永生永世不可能做接班人因為她沒有技術背景,我不能完全從父親的角度看兒女的發展軌跡。也要看到兒女要自由飛翔,每個小孩都要有個性,我的小孩個性都很強都很努力,都想自己變優秀。父母不能要求兒女都在我們身邊跟我們和諧相處,我們覺得個人成長對他們很重要。

              盡管遭遇了這一重大個人挫折,但華為正在推進一項全球領先的項目即5G技術。從多個指標上來看,華為在這一領域至少領先對手一年。5G意味著真正虛擬網絡和超聯接時代的到來,所有一切都將實現聯接,我們的生活將因此變得更加便捷和自動化。但令人擔憂的是,任何控制這項技術背后的基礎設施的人有可能會控制我們未來生活的方方面面。

              華為5G無線研究主任朱佩英表示對5G存在安全漏洞的擔憂是毫無根據的。

              Zhu Peiying:從技術角度來說5G可能比上一代技術4G更安全,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開發了一些更復雜的技術,安全本身需要廠商負責網絡運營的運營商以及政府的合作。

              Karishma Vaswani:相比競爭對手華為在5G上擁有多大優勢,這對華為而言意味著什么?

              Zhu Peiying:這意味著我們可能會擴大商業布局服務更多客戶,這對我們的客戶也有好處包括運營商和消費者。

              從最基本層面來看,5G技術將牙刷等日常生活用品連接起來,每次刷牙時都會進行數據收集和分析。但從更復雜層面來看,5G將會連接整個城市的一切東西,從無人駕駛汽車建筑物室溫調控到公共交通系統的運行速度。而就在中國這一切正逐漸變成現實,華為正為深圳一處老居民區搭建未來網絡框架,中國多個城市將從明年起提供5G服務,華為也正為其他亞洲國家建設5G基礎設施。這簡直太神奇了,5G技術就這樣呈現在我眼前。

              任總:在人類未來二三十年一定會發生一場巨大的革命,這場革命就是,技術革命在人工智能的推動下人類將步入信息社會。在云和人工智能時代,信息會像“海嘯”一樣爆炸,爆炸一定要有東西支撐,要有最先進的設備支撐。我不認為5G --也并不認為今天各種傳送技術會滿足人類目標的頂點,我認為人類還有更深刻的需求要解決,所以今天我們只是在變革的初期。后面的路還很長,我們努力要做到使人們得到更快更及時更準確更便宜的信息服務。

              但華為的5G野心讓一些國家緊張不已,出于安全擔憂澳大利亞和美國已禁止華為參與其5G網絡基礎設施建設。只要能控制5G基礎設施就可以了解更多關于人們生活的信息。

              Tom Uren負責協助政府制定政策,他認為華為的安全風險非常大。

              Tom Uren:華為近來備受關注,因為他們正在構建對未來至關重要的關鍵通信網絡,并通過了相關法律迫使企業和個人協助其開展情報活動。現在的擔憂是華為會在其5G技術中植入后門。

              任總:中國政府已經明確表態不會讓企業安裝后門華為也不會這樣做,華為的銷售收入是幾千億美金,不會因為這一點引起全世界的客戶和國家反感,否則以后我們就沒有生意了。沒有生意我們怎么償還銀行的錢,我也不會冒這個險,解散公司的講述是表明了一種決心,我們不會做這件事。

              任正非:大家不要認為華為今天的強大是因為有背景,100%是國家的企業也有沒有搞好的,有背景就能搞好么?還是我們自己在努力,目前沒有確鑿證據證明。

              這種擔憂已經足夠讓美國向包括英國在內的盟友施壓,要求其不要和華為有業務往來。雖然澳大利亞已經徹底在其5G網絡中禁用華為設備,英國和新西蘭目前還沒有對華為發布禁令。

              華為的全球網絡安全項目位于倫敦負責人是John Suffolk,他曾擔任英國首席信息官,理解外界對華為的懷疑有多深。

              John Suffolk:我們確實是一家總部位于中國的企業,我們對自己的中國血統和淵源非常自豪,這跟20世紀70 80年代日本汽車產業的境遇類似,這點我們不要太在意。

              我們要繼續滿足客戶需求,繼續保持開放透明,然后讓企業自己判斷,誰能為他們帶來最大的長期價值。

              Karishma Vaswani:如果美國成功說服其西方盟友禁用華為設備,這對華為業務會有哪些影響?

              任總:西方不亮還有東方亮,黑了北方還有南方。美國不代表全世界,美國只代表世界的一部分。現代化的中國,與西方所知的中國截然不同。

              任總:中國法律規定所有在華企業,無論是中國企業還是外資企業,都必須建立黨委機構。這是法律,我們只好遵守法律。事實上在我們成立黨委之前,摩托羅拉、IBM和可口可樂就已經成立黨委了。在華為黨委起到的作用,只是教育員工,不參加任何經營決策。

              Tom Uren:我認為,所有企業在必要時候都必須遵守所在國家的法律,通信企業也是如此。這一點與西方國家不同,西方國家有獨立的法庭和司法體系,事實上所有公司都可以質疑那些決定。

              Karishma Vaswani:您知不知道世界上很多人都難以相信?

              任總:很多國家可以選擇不相信,可以選擇不與我們合作,因為世界很大,還有很多國家會接受我們。我們已經簽署了31個5G合同,5G基站發貨量超過3萬個。越來越接受我們,還是要讓事實來說話,不能靠猜測猜測不是法律。

              對任先生來說他經歷了一段很長的旅程,華為是他的畢生心血這一經歷在很多方面和中國的崛起頗為相似。

              任總:三四十年前我沒有到西方留學,我的很多好朋友都到美國加拿大留學。我沒有去,是因為我當時是軍人。我沒有身份證、沒有權力去留學,錯過了那個時代。他們回來告訴我什么叫超市,我對超市這個名詞一點概念都沒有。

              你可以想象我們當時對市場經濟的理解有多么膚淺,我一直在軍隊里面工作,完全服從命令。突然在市場經濟中進行商品交易運作時,我是非常不熟悉的,所以我也吃過虧、上過當、栽過跟頭。

              但是我還得爬起來因為還有老婆和孩子,我要養活他們。

              過去經歷中形成的那種堅韌不拔的精神,幫助任先生掌舵華為這家自己一手創辦的公司,接受自全球前所未有的嚴格審查。

              任總:我反對美國這個做法,這種出于政治目的的做法是不可取的。美國喜歡采用制裁的方式來應對問題,他們會采用這樣的方式,我們反對這樣的做法。但是現在已經走到這一步,我們還是通過法庭來解決這個問題。盡管華為目前面臨來自多方面的質疑,但是任先生認為這是一件好壞參半的事。

              任總:雖然孟晚舟個人現在沒有自由,但對我們公司的業務沒有任何影響,事實上,公司目前發展速度更快。所以他們抓孟晚舟可能抓錯人了,他們可能以為抓了孟晚舟華為就垮了。但我們沒有垮,我們還在前進。

              對任先生來說前進不僅僅是一種選擇,對華為而言這是唯一的生存方式。

                 來源:心聲社區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C114通信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給作者點贊

              輕松參與

              0VS0

              表達立場

              寫的不太好

              合作伙伴: 一諾 華工

              Copyright©1999-2019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熒通網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南方廣告業務部: 021-54451141,54451142 E-mail:[email protected]
              北方廣告業務部: 010-63533177,63533977 E-mail:[email protected]
              編輯部聯系: 021-54451141,54451142 E-mail:[email protected]
              服務熱線: 021-54451141,54451142
              滬ICP備12002291號
              江西时时彩稳赚绝招

                <output id="bvnrj"><noframes id="bvnrj"><video id="bvnrj"></video>

                <thead id="bvnrj"><meter id="bvnrj"></meter></thead>

                    <th id="bvnrj"></th>

                        <track id="bvnrj"></track>
                        <sub id="bvnrj"><progress id="bvnrj"></progress></sub>

                            <output id="bvnrj"><noframes id="bvnrj"><video id="bvnrj"></video>

                            <thead id="bvnrj"><meter id="bvnrj"></meter></thead>

                                <th id="bvnrj"></th>

                                    <track id="bvnrj"></track>
                                    <sub id="bvnrj"><progress id="bvnrj"></progress></sub>